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2013的文章

群燕

2013.11.28

當他們在割草時,燕子一群一群前來。

我置身其中,受到

那專心一意的神情,及那優美舞姿所吸引,

而渾然忘了這群燕子是誰。

電影觀後感

看完電影在回家的田間小路上
關掉大燈,停在路旁
那緩緩升起的獵人伴著半月,高蹺鴴徹夜不眠的輕柔呼喊
一時興起
不開燈逕自向前騎去,原來
和周遭微微散發著光芒的山和水和田相比
柏油路是如此 深沉的黑
越騎,越陷越深

彩虹

雨過天青,一抹彩虹悄悄出現,高高掛在天邊。這樣的情景,一點也不符合最近的台南。應該要這麼形容:雲層輕輕地、悄悄地從四面八方湧現,積聚在平原上頭,無邊無際,沉甸甸地壓將下來,而即將落海的夕陽,將整片雲層染成奇異的黃澄。
同樣的是,巨大的虹與霓悄悄出現,高高掛在天邊,連結了地平線兩端;不同的是,沒有雨過天青這回事,往往此時雨滴時大時小的落著,也許是暴雨稍止,也許是下一場陣雨即將突如其來。
隨著夕陽低垂,天色由金黃、澄黃轉換成橘紅黃,天邊的巨型虹與霓也益發地清晰了起來,浮現在有如正被滾滾黃沙覆蓋的天色之上,散發懾人的光采。難怪漫畫〈蟲師〉中會有一幕是追尋著虹的人,若我尚未被理性給汙染,一定也忍不住追尋的衝動,忍不住想要去看看,那彩虹橋的兩端連接的是何方,而穿越了虹色拱門後,又會到了哪裡。
然而此時,我只是佇立於此,任由目光被虹與霓勾住,任由雨滴打在身上。並不由自主地想起了以前。
很久很久以前。
小男孩,看了書後,開始期待每一個下雨天,開始搜尋從高樓公寓縫隙中擠進的一小片天。直到有一天,從某一棟樓房中的樓梯間的一小扇窗口,他看見半浮在灰色天空中的那條虹,那條不完整的虹。
當然那時他不知道。
彩虹,實在是可遇不可求,因此許多許多次,小男孩屈就於灑水器、噴水池,那閃耀著虹光的水濂。小巧美麗,以及不可期求,就是他僅知的彩虹。
直到今天,才猛然發覺,這個星期幾乎每天都能看見如此巨型的彩虹,在一望無際的嘉南平原上,在這個除了山頭和甘蔗田,幾乎沒有什麼能夠遮掩地平線的鄉間。假如我出生在鄉下地方,我還會對這般頻繁的巨大霓虹少見多怪嗎?自問,但沒有答案。
或許,人多是不滿足於現況的吧。

久旱逢豪雨

圖片
狂風驟雨,
巨大的雨滴在草地上拖出一道長河;
烏雲濃重,
將陽光沉沉軋入地平。
令人不禁想起,那個錯將午後兩點當六點
的小學教室;
還有那些,對著打雷閃電嚎笑叫囂
的小小男孩。

「其實只是沒有勇氣面對。」我說,在心底
貢德氏赤蛙口口嚎著,享受這難得的清涼。



5月

5月,是台南的梅雨季節,大把大把的雨被鋒面從南邊帶來,傾瀉而下。

有關水雉的遠古傳說

很久很久以前,這世界是一片荒蕪大海,無邊無際。
有一天,半空中降下一片睡蓮葉子,輕輕落在海面上,從此世界上有了各式各樣的植物。

霧中鷺

2013 02 05 (二)
早晨起來,霧氣迷濛,能見度不到100公尺,世界忘了戴起老花眼鏡,讓人直瞇著眼,卻什麼也看不清。

極為普通的早晨

晨光中,透著台灣冬天特有的濕寒,當然沒有Alaska冷,就數字上來說;不過,寒冷是一種相對的感覺。今天也沒有多少晨光,整個天灰矇矇,雲層壓將下來,天亮了,卻不知日出了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