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十二月, 2017的文章

足行之禮

圖片
「在最後一則故事中,出現了印地安民族的季佐特人。他們遵奉『足行之禮』:盡可能地在世界的表皮上留下最輕柔的痕跡。在他們行經過後,足印之處有時竟甚長出花朵。那是一群與大地和諧共生的人類。我希望這三部書最終能停駐於這個意象上。」
——《歐赫貝奇幻地誌學》法蘭斯瓦.普拉斯

這短暫包容我們一夜的樹林, 小小的、鄰近路旁,卻又十分的隱蔽乾淨,躺在草葉上看著藍天,讓午後陽光暖暖灑在身上,不用特別做什麼就能感覺自己受到滋養。
即將離開這片小秘境,懷著感謝,緩緩消除我們曾經存在的證明,將撿拾的木柴、石塊四散,輕輕扶起每一株被踩踏過的禾草,將小徑抹去。

「為什麼離開一個地方之後,要將曾經待過的痕跡抹去呢?」
我想,是因為感動吧。
希望能將曾經在此地獲得的感動,保存給下一個來到這裡的人,希望他們能夠再次感受到我曾經獲得的同樣的感動;像一個打開藏寶箱的孩子,輕輕地把蓋子闔上,按原樣將它放回原處,並在心底暗自期待能夠有其他人再次找到它。

還有,就是單純嚮往那些文字裡所透露出的美好吧。

「人類走過森林,就會創造出小徑;精靈走過森林,就會變成樹木。
 人類仰望星空,就會創造出星座;精靈仰望星空,就會變成星光。」
——《龍族》李榮道

我相信啊,
我相信。

雪見平台維修記

圖片
終於來到高於海拔1500m的地方了,很興奮很興奮的感覺,大口吸著森林的氣息,看著遠方被白雪覆蓋的雪山主峰,希望明年有機會能去那裡踩雪。
這是今年的第一次,感覺好久沒有到山上來了,雖然現在的工作也在山上,但是中海拔和低海拔的感覺還是有差。

早晨,在步道旁靜靜聽著深山竹雞在草叢中走來走去,此起彼落的互相呼喊著;夜裡,看著貪吃的飛鼠大嚼特嚼,聽著山羌幹聲連連地逛大街,只要關上頭燈,就能聽見森林裡到處是窸窸窣窣,偶爾還有羽毛撲撲啪搭一聲從身邊竄過,但只要開燈就什麼也看不到,那些到底是誰,是什麼鳥這麼晚還在活動,我一點也不知道。

第一次上到20公尺高的樹上,第一次在中海拔的森林間上上下下,心裡想著,原來這就是森林的層次啊,雖然還是有些腳軟,但比我想像中的好太多了,因為被樹冠溫柔地包圍著吧。樹上自成一個世界,凹葉越橘、小鹿角蘭、木荷的花在樹上閃閃發光,第一次在原生地看見小鹿角蘭哪,之前看到的都是偶然從樹上掉下來的。

然後隔天就下了一整天的雨,濕淋淋地趕工,幸好沒人發生意外,山神保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