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2012的文章

生命源頭的面貌

圖片
看哪!
小小的種子蜷縮著,
砰登-砰登-
湊耳傾聽,
砰登-砰登-
彷彿能聽見心跳聲似的。

橫豎

阿拉斯加州州鳥

如果你以為一個像Alaska那麼冷的地方不會有蚊子,那就大錯特錯了!

來吧,夏天來一趟Alaska,出去戶外走走,嘗試去找一隻棕熊(在安全距離外),或是想辦法跟蹤一隻麋鹿(當然,還是得在安全距離外,別以為對方吃菜就小看牠)。我敢打賭,要是沒有防蚊網帽,什麼和野生動物的第一線接觸,讓人印象深刻的雄偉麋鹿大角,驚險刺激地與熊對望的經驗,都是假的。

只有蚊子,大量的蚊子,鋪天蓋地的蚊子,像一團愁雲慘霧籠罩著又揮之不去的蚊子,像惡靈般緊抓著倒楣的附身不放,以血腥的恐懼驅使著你恍惚地向前,兩條早已僵硬麻木的腿機械式的來回擺動,就在你放棄抵抗的那個瞬間,它們趁虛而入一湧而上,於是你只好浴血奮戰,或許打死了幾十隻它們,或許暫時驅散了它們,但終究,你不得不再度邁開步伐,不是求生,而是只求片刻的安息。

然後你會知道,為何它們被稱為阿拉斯加州州鳥。

有時候我甚至會想,在熊和蚊子之間,我或許會選擇熊,在我無法抵禦蚊子的情況下。

他說,沉默的他說

這趟八天七夜的Denali之旅,充滿著驚奇,充滿著秋與冬,充滿著深紅的苔原、金黃的樹林和雪:紛飛細雪、漫天大雪、啪噠啪噠出現又悄然消逝的半天雪、被雪壓彎了腰的帳篷、一夜之間白了不只頭而是從頭到腳趾頭的大地、一夕之間凍結冰封的大河、雪的觸感、雪的味道、雪的聲音、雪的形狀、雪的溫度......,好多好多的雪,第一次見識到何謂雪,很想將這有關雪的一切,牢牢記在心中。

狂野的舞台

2012.09.05
unit 3, Denali National Park
半夜起來好幾次,為了被拔起的營釘。風比入睡前更狂,還夾雜著雨,打在臉上隱隱作痛,但一落下轉瞬就被吹乾。帳外半個月亮高掛,明亮如第二個太陽,夜空中星星卻更加耀眼。
半月、群星、狂風、飛雨、灑落的樹影、銀白的世界,交織成一片奇幻風景。這是Denali的另外一面,帶著詭譎恐怖的美,滿盈狂野的呼號。而在這奇異的舞台上,一位主角悄悄起舞。
這是我們第二次看見極光,在狂風大作的苔原上,在皎白月光下,瑟縮在小小的二人帳內。
「好~美~啊~~」話語一出,就落到了幾千里外。
我們能夠依靠的,只有這小小小的帳篷。隔著一層布,外頭的風雨,彷彿是另一個世界的產物,小說裡的壞蛋,童話裡的大野狼,讓人心安又不安,輾轉反側。我們能做的,就只是祈求,和相信,這位狂野的母親。

啊!偉大,壯麗,雄偉,沉靜,
滿盈著力量的山峰啊!
我願,
卑微地匍匐前進,忍受一切,
只乞求,
能暫時與您同一高度,
看這世間,並且思考。

一堵高牆

2012.06.25

Wrangell-St. Elias National Park, Footbridge

今天是在Wrangell國家公園的最後一天,經過一夜滴滴答答,外帳潮濕不堪,實在沒有心情體力爬出睡袋,草草收拾,匆匆吃完早餐,在Kennecott稍作休息,還剩下最後一段路,到了McCarthy再穿過只有人、推車和腳踏車能過的Footbridge後(啊,還有ATV車,總之汽車無法過),就只等巴士來接我們了。

On the Road

2012.05.15
Anchorage  03:03 AM  Artic Adventure Hostel

凌晨時分,感謝時差,讓我現在完全睡不著覺,或許是飛機上睡太久了吧,於是只好在一片漆黑中起床。

"On the Road" 這個詞突然出現在腦海中,想想,以前的人,只要想去遠一點的地方開開眼界,像是阿拉斯加、西藏、南北極、美洲大陸......等等,都是困難重重,以至於這趟旅程本身就是個偉大的冒險,所以才會有 "On the Road" 這個詞吧?

而現在,到阿拉斯加,我只要付個五萬元,忍受近一整天的渾身痠痛,就能以古人無法想像的速度,咻--地一下子就坐在安格拉治的Hostel的柔軟的床上胡思亂想,"On the Road" 對我這種現代人而言,只是段必須忍受的痛苦和不便,越短越好,當目的地只要眼一閉,腳一伸,牙一咬,忍一忍就到了時,這趟旅程對我還能有什麼意義?對個人還能有何啟發?(工程師:應該開發更快速的交通方式了。)就像現在我想鍵下:費盡千辛萬苦終於來到Anchorage,但想想前人,終究又將句子給Delete掉。

也是,現在已少有那種為了全人類而展開的偉大冒險,現在已少有一坪荒野是無人所命名,現在的旅者,失去了外在目標,於是轉而內省,追尋內心的旅程。

對我們而言,旅行是一種思考方式,我們不再想征服大地,而是與大地對話,旅行,不再是為了全人類的一大步,而是為了持續跨出個人的一小步,"On the Road" ,則是走在心中的那條道路上。

怦怦!

怦怦!怦怦!怦怦!怦怦!


整個世界被心跳聲淹沒
緊張的情緒由身體深處漫開
好久了...
好久沒有這種感覺......活著的感覺了

倒數計時

那個時刻
隨著時間倒數緩緩來臨
心跳聲也隨之益發地清晰了起來

星空下的都市

草皮上
兩隻蟋蟀孤單地大聲唱著
用盡一切力量
彷彿,只要對方歌聲停止
就會驚覺,在這廣大的世界裡,只剩自己了

2012.04.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