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七月, 2016的文章

一如山

圖片
一行十人,在山徑上以令人窒息的低速緩緩向前蠕動著,間雜著孩子們此起彼落的大聲哀嚎,若我們是那些被戴上GPS項圈的動物們,監控人員八成會認為我們已經遇難了。

看著這群被逼著上山的孩子,第一次背著近十公斤走山路,爬山對他們來說,只是不斷重複著苦難與折磨的地獄。我想起其中有個你,背著一點也不輕量化的大背包,執拗地不肯扣上腰帶,穿著悶熱的雨衣,一手抱著水瓶,一手拖著一袋物品,舉步蹣跚,每走兩步就用力大喊著:我不行了!


順應

圖片
錯過了火車,結果我遲了半個小時,渾身濕淋淋的趕到。
一卷長紙攤開在眼前,老師要我們抽張卡片還有五個顏色,翻開卡片時心頭「登愣」了一下,是「順應」;五個顏色是白、深藍、淺藍、橘和紅,扭開第一瓶白色,是空的。好der~「順應」嘛。

馬上聯想到火車上看的半篇文章,關於東西方的自然哲思,想到老子,想到「道法自然」;想到「接受」,想到「接收」,想到這一年來,一直在身邊若隱若現的各種詞彙,似乎隱隱約約說著什麼。

輕輕舉起水彩筆,輕輕吸——,呼——,讓全身緩緩浸入「順應」兩字,再放空心思。
雨,越下越大,大到整個世界安靜下來,雨點狂放地砸在街上、屋頂上、浪板上,再交織滲進身體、心上、筆尖裡……。

動植物的感受

當在山上待了很長一段時間,經過很長一段時間靜默之後,身體的感官會漸漸甦醒,敏銳的偵測周圍,

最容易發現的就是遠方登山人的蹤跡:沉重腳步聲、歡樂談笑聲、收音機接收到的遠在天崖的某人的聲音......
隨著他們的逐漸接近,不知不覺內心開始焦躁,想要找個地方靜靜地躲起來,等他們經過。
原來,這就是森林中小動物小植物們的感受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