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如山

一行十人,在山徑上以令人窒息的低速緩緩向前蠕動著,間雜著孩子們此起彼落的大聲哀嚎,若我們是那些被戴上GPS項圈的動物們,監控人員八成會認為我們已經遇難了。

看著這群被逼著上山的孩子,第一次背著近十公斤走山路,爬山對他們來說,只是不斷重複著苦難與折磨的地獄。我想起其中有個你,背著一點也不輕量化的大背包,執拗地不肯扣上腰帶,穿著悶熱的雨衣,一手抱著水瓶,一手拖著一袋物品,舉步蹣跚,每走兩步就用力大喊著:我不行了!

2016 07 19 (059).jpg

剛開始我也曾勸過:把腰帶扣上吧,把東西收進包包吧!但到了後來,我只是默默地跟在後方。在這個階段,你們的人生中已經有太多看似你們無法選擇的事物,包括此刻站在這裡,因此至少在這幾天,我希望自己能尊重你們的選擇。事後,在情緒的浪潮漸漸退去之後,才突然察覺,原來那是你們對這世界、對這趟旅程所進行的小小反抗,因為已經沒有其他辦法了,只能以一種近似虐待自己的方式,表達自己的意志,宣告對這具身體的主權。在那看似魯莽、無謀、愚昧的抗爭行動的背後,是勇氣與毅力;理解這點之後,那刻畫在腦海深處的背影,突然鮮明而堅毅了起來。是啊,要是能輕鬆地走,誰想選擇難走的道路,你的而且確,咬著牙,死賴活拖地撐完了四天。

而山,無動於衷地一如往常,向所有人展現祂真實的面貌,夕陽依舊按時落下,午後依然下雨,雷聲近的讓人頭皮發麻,寒冷黑夜降臨,月光灑耀山徑,有時轉個彎豁然開朗眼界無限延伸,有時山的呼吸化作清風輕輕拂過臉龐,化作雲霧裊裊升起。

亞成鳥計畫是什麼?是為了讓你們愛上山林嗎?我們真的認為,這短短四天,爬一座山,就能帶來什麼轉變嗎?
「正向」、「團隊」、「積極」、「目標」、「啟發」、「愛」……這些字眼既清晰又模糊,像海市蜃樓般瀰漫在生活中,飄蕩在身邊,看似近,卻又不著邊際,無法觸及。把這些剝掉吧!一層一層都剝掉吧!剝到剩下赤裸裸的自己吧!我們真的能給予什麼嗎?真的能教導什麼嗎?

我只是一個會爬山的人。

我想,最終我們只能呈現真實的自己,一如山一般。我們只會也只能一步步往上爬,引領你們進入一個與日常截然不同的世界。這個世界裡,有一群人,背著比你們的還要重的背包走著,有一群人,甘願凌晨三點起床,只為了走路,有一群人,願意和其他二、三十人擠在小小的屋子裡睡覺;這個世界裡,水十足珍貴,電只堪夠照明,廁所無法沖水,手機沒有訊號,只有冷氣是無限的;這個世界裡,食物要自己煮,背包要自己收拾,你所做的選擇更真切且即時的回返;這個世界裡,人們訝異你們的年紀,讚嘆你們的勇敢。(我一直記得某個小領隊被稱讚時的表情。)

這個世界,只要你願意去感受,就能聞到草地的芬芳,松鼠在樹梢走跳,鳥兒在身旁鳴唱,山羌飛鼠的叫聲在夜晚迴盪;只要你願意,隨時可以找個地方,只剩下自己,和這片山林。
這裡的路不是平路,因此你的腳趾得重新開始感受土地,站在漆黑的山徑上,你的眼睛再次認識黑暗。
還記得我們一起在暖洋洋的陽光下,躺在草皮上午餐嗎?下一刻,雲霧聚攏,雨絲絲落下,我們被淋得稀哩嘩啦。為了在廁所上廁所,為了躲避雷電,我們強迫自己努力跨出每一步。獨自一人在黑暗中時,只有自己能要求自己向前走去。
我們能做的,只是陪著你們去經歷這一切,盡力使你們安全地與危險共舞。
而這一切,只有你們自己才能賦予它意義。

也許你們有人會想念山,這樣很好;也許你們沒有什麼特別的感覺,這樣也不錯;或許你們之中有人從此不再爬山,是的,我也接受。

2016 07 18 (099).jpg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雪見平台維修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