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雪的約會

2016 01 24 - 25

不知道為什麼就是有種必須一個人去的感覺。
一個人默默在心裡數著天數和餐數。
一個人默默查找著相關資料。
一個人默默清點物品、打包。(貓咪們別來亂!)
一個人默默在凌晨5:30賴床,然後背包上肩。(SHIT!! 出門才發現培根和咖哩忘了帶)

路上,看到了久違的雲海,幫忙推了一台貨卡,被一家子人從半山腰撿到山頂,以為山給的禮物就是這樣,還安慰自己就算沒看到雪至少還有著開心愉快的好心情。

浮在雲海中


即使,在雨中,一位大姐對背著背包前行的我說:沒有雪!我仍堅持向前走去,不到五分鐘後發現雨變成了小冰粒時,忍不住開心的大叫。
即使,車內歡樂的空氣讓我一上車就明白為什麼會被主動撿起。(小鬼,感謝你願意稱我為兄弟。)
即使,在車上,雨刷不斷拂去迎面而來的片片雪花,內心激動興奮難耐。
即使,走在雪花中感受寒氣趁著不注意淘氣地鑽進領子、袖口,順著背後流進毫無防備的身軀,讓人忍不住顫抖。
即使,東埔山下了一整晚的雪,還有隻小老鼠來串門子。
即使,早上風吹過被凍僵的松針,每一粒被冰封的細胞互相拉扯碰撞,奮力的生命發出銀鈴般聲響。
即使,大鐵杉的樹梢覆上一層雪,替肅穆壯闊的您增添一股蒼茫。
即使,金翼白眉、褐頭花翼、煤山雀吱吱喳喳、尋尋覓覓,帶來一波波驚喜。

即使這一切已經足夠美好了,為什麼內心深處仍然有些些遺憾?仍然有一些不滿足?我在想什麼?我還在期待什麼?

一切情緒,都在穿過那個小小短短,冰封的箭竹隧道之後,炸了開來。


豁然開朗。
一個被靄靄白雪覆蓋的純白世界,所有鐵杉雲杉二葉松華山松,全都掛著冰晶結成的小鈴鐺,視線十公尺以外壟罩著濃濃冰霧,地面覆著一層雪,從足跡看來在我之前大概只有三個人經過過。

2016 01 25 (138).jpg  2016 01 25 (104).jpg

而這當下只有我一人。
我丟下背包,久久難以發出聲音,不敢置信。
阿拉斯加,我回到了阿拉斯加。
這是份禮物,帶著北方的氣息。

雪的世界的聲音有如冰晶般美妙,乍聽之下,大氣中透著一股澄淨通透的寂靜,但仔細豎起耳朵,風輕輕撫過樹上的鈴鐺,「唰——唰——」;樹上冰針不時不堪負荷,紛紛落下,有如碎琉璃般「喀喳—唰唰唰唰——」;樹梢積雪融成水,猶如屋簷雨滴,「滴…滴答……滴…滴咚」;我漫步其中,每一步都發出歡快的「嚓、嚓、嚓」,即使滑倒都是開心的。

2016 01 25 (215).jpg

到了鹿林山頂,我默默地感謝,感謝,感謝著,感謝它的眷顧、祂的包容,感謝他讓我前來,也願意讓我離去。

於是,我放下我的供奉,轉身,再度穿過冰封的箭竹隧道,回到……。

2016 01 25 (248).jpg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雪見平台維修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