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家的路

一群人,像是四足動物般緩慢前進。

看著族人赤著腳,或許還咬著牙,透著堅毅的背影,在斜射的陽光下,有種錯覺,錯把大家看成氂牛,緩緩前行,整個隊伍,只有一個模糊的目的,不知道前方有著甚麼,但仍然,頑強地跟著前頭的領袖,堅定地一步一步,回家。

每一步,都在和石頭對話,都在和土地對話,都在和腳掌對話,都在和自己對話。
時間停滯,在這瞬間,只有現在。

我們是一個整體,但又像是各自分散的孤獨個體,路途上只有自己和經過的風景,他人如同鬼魅般模糊,像走在夢中。
每個人都像是阿尼度,四處採集夢的結晶,然後回到營火旁,分享。

 

溪床上半夜乍現的月光、雲霧後的日出、天空中盤旋的鷹、被深埋的傷痛、秘密的頭骨、被遮住的雙眼、巨大瀑布、走山羊的路、看著星空直至入睡。
每一個都是真實的存在,都是用腳底的傷痕與靈魂去交換得來的,也都是山的禮物。
我們走在山的呼吸中,直到我們的呼吸也成了山的呼吸。

最後我們終於抵達了,一個祖靈與族人生活密切的世界,一個曾經有兩百多戶人家居住的所在,一個現在像是天空之城,被綠意覆蓋,只剩兩戶園丁仍痴痴等待的舊部落。在那裡,有一間石板屋,晚上火爐中搖曳的火光會溫暖整個屋子,白天屋頂會緩緩冒著燒柴的煙,就像是會呼吸一般。這裡是古達布安,這裡是我們的家。

早晨的陽光穿透櫻花,溫暖我們因玩水而溼透的身軀,忍不住深深感謝這股陽光。

離去前,向石板屋說了聲再見,悲傷充滿身體,想到這裡即將被如何對待,想到若再有機會回來,會如何人事已非。
以後的人們啊,搭著纜車時,你們能夠了解堅持要從同樣的地方上山的他們是如何刻苦地造出這條回家的路嗎?
以後的人們啊,你們還會用心對待直升機吊上來的大陸石板嗎?

上山,終究得下山,回首望去,打石場的石材在陽光下閃閃發光,閃爍如百步蛇的鱗片,美不勝收。
我們,帶著一部分的山下來,也留了一部分的自己在山上。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雪見平台維修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