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火》週三「工作日」現場紀錄-2

圖片
《火》2018 09 12


火是我熟悉的事物,同時也會有種「自己生起來的火,要親自看顧到最後」的感覺,所以今天大多時候我都不會離開火太遠。

今天一早來,阿可和阿比主動來說想要起火,但是基地沒有什麼可以燒的,早上來的小孩不多,大人們還顧得來,所以我提議要不要出去撿柴?後來阿可、阿比、阿丙和我組成四人小組出發尋找柴,一開始先沿著路找,但是田裡面的枯枝大多被堆得整整齊齊,我向小孩說這些可能是農夫有其他用途的,農田的主人一時也找不到所以也沒辦法問,所以放棄,不過我知道不遠處有一片被圍起來的人造林,我指著那片樹林跟小孩說那邊很多樹,也許會有機會。

早上走在路上其實很舒服,沿路我們就邊走邊隨意看,我們都為遇到了一整群麻雀而驚艷,到了樹林,樹林被鐵絲網圍著,像是在向我們宣告著不要隨便進入,還是等準備好了再進去探險好了,我們很剛好的找到了被堆置在靠近圍牆的枯枝,再慢慢地搬回基地。

早上這樣一趟小小的散步感覺很棒,一方面擴展了活動範圍,一方面感覺又對基地周遭有了更多一層的了解,或許之後每天都來揪一團散步團好了。

(圖文不符)(所有小孩皆畫明處理)


週三「工作日」現場紀錄-1

2018.09.05
混亂是個不太中性的詞,那我用渾沌好了,渾沌很好,代表著各種可能性。
今天是個渾沌的一天,我最早到現場,沒多久依可和阿鼻就到了,一進來就自顧自地在地墊上看起書來,還向我介紹龍蝦和寶石龍,整個就像是在自己家一樣,然後小樹到了,然後各種大人和小孩陸陸續續抵達,渾沌就開始了。
一方面是因為我對於認人很不擅長,加上和大人小孩都不熟,因此一開始完全不知道哪個是大寶,哪個是二寶,誰又是誰的媽媽什麼的XD。整個基地不斷有小孩在跑進跑出,大人們也不斷變換著位置,跟進跟出,整個基地像蜂窩一樣忙碌。 但在這個情況下,有一個感覺讓我印象很深,就是小孩們在這裡很自在,自然而然地做起各式各樣的事情!我以前遇到的小孩進到陌生環境都會需要時間,戰戰兢兢地摸索,而今天遇到的小孩幾乎不需要熟悉環境!這是什麼魔法?接下來我想要慢慢搞清楚這件事情。
後來去陪伴秉毅(熱氣球),他說他想要做一張椅子,操作鋸子對他來說有點吃力,力氣、對身體小肌肉的掌握、使用鋸子技術、經驗都還不到位,例如他嘗試從木板最寬的那一面開始鋸,也還沒辦法抓到最好施力的姿勢和抓握鋸子的位置,不過這些都是從大人的角度來看的,沒關係只要他很有動力去做這件事情,這些東西他遲早會慢慢體會到。 於是我採取的方式就是陪伴,一方面想等他有更多使用鋸子的經驗之後再點到一些技術,一方面我也在旁邊做一些我自己想做的木工,偷偷希望他能夠看到我使用鋸子的方式從中學到什麼。至少今天我們在做椅子上都學到了一件事情,就是剛被電鑽鑽出來的螺絲很燙,不要隨便亂摸XDDDD
因為對秉毅比較注意觀察,我發現在室內打躲避球的時候,秉毅常常會躲(縮)在角落或偏旁邊的位置,是處於一個在場上又不想被場外人發現的位置。然後在玩射飛鏢的時候,秉毅會發明各種奇特的目標(例如要穿越椅子打到籃子裡面的標靶),並且會因為達成這些目標而開心。
今天大致上,我就是把自己投到這片渾沌之中,去感受整個狀態,尋找自己適宜的位置,感覺每個人的位置,並且試著找到自己可以施力的地方。

糖果小偷?

圖片
在營隊中,最觸動我的,不一定孩子的表現,或是因快樂興奮而閃閃發光的眼神,而是孩子們在某個不經意的時刻,稍稍敞開了一道小縫,讓我們得以從中窺視那小小的心,這些時刻彌足珍貴,稍縱即逝。

當時我們一群人玩捉迷藏玩得很開心,等我回到關人質的圈圈時,C正在大哭,A和B則站在一旁,稍稍閃躲著我的目光。
C認為A和B偷吃了他的糖果,那些糖果是他今天的晚餐(今天,小孩們得到一筆可以自由運用的餐費,並且能夠自己決定晚餐內容。),我詢問他們,B說他只吃了一顆,A則默默不語。
C好生氣,緊緊盯著AB的眼神是憤怒的,甚至是忿恨的,他真的很生氣,咬著牙,情緒化為言語一字一句緩緩地吐出,他譴責A和B是小偷,他說事情只有一個解決辦法,如果不賠他糖果,那就要告訴他們的家長。

小孩們漸漸聚攏過來,A開始小聲地啜泣,我請伙伴照看著其他小孩,我則帶著三人移動到一個比較舒服的地方。
我輕輕撫摸C和A的背,像是安慰一隻受傷的小動物,用無聲的行動安撫他們的情緒。

「你們為什麼要吃C的糖果呢?」雖然我這麼問,但其實我並不期待會得到答案。
「我剛剛有想要問C啊,可是他沒有理我就跑掉了。」B這麼說,而A則是繼續沉默。
「你的意思是妳有想要問C可不可以吃他的糖果,但是他沒有理你就跑掉了?」我向B確認我剛剛聽到的意思,B點點頭。
「然後你就把他的糖果吃掉了?為什麼?」我訝異。
「......」B陷入了沉默。

然後我們開始慢慢釐清剛剛發生了什麼事,慢慢重建現場。過程中,雙方劍拔弩張的情緒會不斷來往交錯,這時候就需要居中擔任緩衝情緒的角色,而他們的情緒也得以發洩。

C有自己一套面對這類事情的處理模式,他是個口齒伶俐的孩子,擅長以理示人,會試著將情況導往他希望的方向去。
他很急著把事情快點解決,他很希望能夠馬上得到一個結果。

「我不想知道這件事情。」
「是,但是這件事情和那件事情沒有關係,偷東西就是不對。」
「那是他自己要那樣想的,和我無關。」
「即使是這樣,也不能偷東西呀。」
「沒有其他方法,要解決這個問題只有一個辦法,就是賠我,如果不這麼做,那就要告訴他們家長。」

A和B也有自己一套面對這類事情的處理模式。B在過程中側著身子,不直視我們,以一種冷淡的面孔示人,A則是背對著我們,沉默不語,用無言對抗一切。

在某一瞬間我理解到,每個孩子都帶著從出生以來所經歷過的人生及經驗來到這裡,那是將近十年的重量,是一個人的一生。
我…

受傷的(壞)小孩

圖片
在大家開心的玩著鞦韆的時候,事情突然地發生了。

「碰!」的一聲,我轉過頭去,
一個教練摀著頭躺在地上休息,一個小孩不知所措的站在原地,一群小孩在忙著向四面八方傳遞消息。

「齁~~」「齁~~」「齁~~」
「他,是他!」
「齁~~」
(好熟悉好熟悉的場景啊。)

我快速的瞄了一眼,判斷躺在地上的伙伴沒有立即性的危險,於是我直接走向那個不知所措的小孩,蹲了下來,讓我們的視線平行。

「你還好嗎?」
小孩聳聳肩,小小聲地說:「還好啊。」

旁邊的小孩見狀,忍不住說:「是他害他受傷的耶,怎麼先安慰他呢?」
我轉過頭望進小孩的眼,堅定地說:「因為我覺得他比他更需要安慰。」
(但沒說出口的是,有時候,一個人身體沒受傷不代表真的沒有受傷,有許多傷痕是在心裡的。)(嘛...不過對小孩來說行動比說明有效啦。)

我重新面向不知所措的小孩,調整了我的問題:「剛剛事情發生的時候,你有什麼感覺?」
小孩支支嗚嗚,說不太上來,也是,我們實在不太習慣辨認與承認自己的感覺與情緒。

「你覺得害怕嗎?」我問。
小孩輕輕點了點頭,嗯了一聲。
「還有呢?」我稍稍鼓勵他。
「有一點點擔心。」

我也問了周圍其他小孩同樣的問題,小孩們有著各式各樣的感受:「很恐怖」、「很害怕」、「很危險」、「很擔心」。

辨識自己和他人的情緒是重要的,這樣我們也才能知道,原來(在這次事件中)做了壞事的人(姑且稱之為壞事)內心的感覺是害怕的。
我拍了拍他的肩膀,感覺他鬆了一口氣,再轉身去察看伙伴的狀態。

規則以外的事情都可以做

圖片
親愛的小孩,
還記得嗎?我們這裡第一條也是最重要的一條規則是什麼?

「規則以外的事情都可以做。」

相信這幾天下來,你們都感受到了,這句話的意思並不是你們可以做任何事情。

你們可以做任何事,你們因而可以感受大雨、躺在馬路上、在不開心的時候離開遊戲、拒絕我們的任何請求;你們也不是因此而可以做任何事,這幾天,我們常常需要為了彼此的不舒服,而不斷討論、不斷吵架,像是玩遊戲需不需要提示、像是誰該走第一個、像是輪到誰收拾碗盤,直到我們都能夠接受彼此為止;有開心的接受,也有不那麼開心的接受,但至少,那是我們都能夠接受的,而這正是我們想創造的:所有人都同意的規則。

接下來,再過幾分鐘,你們即將離開這裡,回到山下,回到充滿規則的那個世界,請記住,不要習慣、不要順從、不要停止懷疑、要不斷去問為什麼、傾聽你內心幽微的聲音;或許你們的力量還小小的,沒辦法做出什麼,但你們知道在颱風天的時候,山上的小動物會怎麼做嗎?牠們會找一個地方躲起來,蜷成小小的,忍受風雨,直到颱風過去,就像你們在玩捉迷藏的時候,一動也不動,忍耐,直到最好的那個時刻來臨。

總有一天,你們會有足夠的力量,會有決定規則的時候,希望到時候,你們能記住這五天所經歷過的事情。

感謝你們,謝謝,再會。
願在萬物中移動的靈照看著你們。

#小松鼠夏令營
#魔法般的五日
#感謝在萬物中移動的靈
#道法自然探索團隊


日記-2

圖片
新家,新房間
新窗戶,正對著
中央山脈的日出

日記-1

突然,

森林一陣顫抖,

所有樹木紛紛落葉表示意見。